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广告联系
分享到:
今天是:
聊天室首页上海同志资讯上海同志门户 同志文学 同志时尚周刊上海同志社区 上海同志家园 上海同志交友

交友城市: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河北 广东 黑龙江 江苏 浙江 山东 福建 云南 湖北 湖南 海南 四川 陕西 安徽 辽宁 更多……

最新推荐最新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同志-MOLLIS > 上海同志资讯 > 同志文学小说栏目 > 同志故事 > 正文
上海同志
圣诞节的男朋友

 

这一年的圣诞节很冷,我穿一件皮大衣都会被冻透,丝丝的寒冷侵入肌肤,我真的很需要温度。大街上人早已不是熙熙攘攘,雨加雪在北方的这个时候比较常见,却是情侣的大忌。我没有伴侣,形单影只,倒也方便。昏暗的街灯,我从POP出来的时候接近凌晨2点了。

我的家住在东三环,门前就是三环。有一座过街天桥是我的救命稻草,街的对面是购物中心和娱乐场所。我的房子很小,65平左右,却花掉了我所有的积蓄,但是我需要一个家,稳定我漂泊的心脏。

路面很滑,我走的很小心,心想又是一个无聊的圣诞节,因为现在已经是25日的凌晨了。在天桥的拐弯处蹲着一个人,我本能的看过去。他不是乞丐,那是一个小男孩,18、9岁的样子。一件单薄的睡衣罩在他的身上,在这样冰天雪地的夜里。我走过去,伏身看者他已经淋湿的头发和青紫的嘴唇。

“你怎么了?”我问。

他抬头并没有说话,我才发现他赤着脚。但是我看见他的眼睛里的泪水已经泛滥。我知道,他需要我的帮助。我把他扶起来,他已经冻的僵硬了,大大的眼眸里面全部是迷茫的色彩。我把自己的围巾摘下,给他围上,我决定:带他回家。

我们走的很蹒跚,因为这个只到我肩膀的小家伙确实已经透支了。我敞开衣服,他本能的靠进来,我死死的搂着他,向着光明走去。

“我的家,进来吧。”他没有迟疑的跟我进了屋子,“我帮你准备洗澡,你先过来。”我准备好自己的衣服和洗漱用品,然后带他走进浴室。我试好水温之后和他交代:“我去给你做饭,你先洗澡。一会我来叫你。”他没有说话,我想他冻傻了。

我做的西红柿鸡蛋面,因为大晚上的也没有什么准备的了,可是那家伙还没有出来。我推开浴室的门进去,那家伙已经安然的在浴盆里睡着了。我走过去仔细的打量他:一个很漂亮的男孩子。热气已经让他刚才青紫的嘴唇泛起红润,我知道他没有大碍了。

我叫醒他,扔给他一条毛巾,告诉他可以换上我的衣服,然后坐在客厅等他。一会他出来了。沉默不语。我对他笑笑,“吃饭吧。”他长长的遮住眼睛的头发垂下来的时候像是一堵墙,墙里面是他,墙外面是世界,对于他而言:世界是冷漠的。我也不想改变这孩子什么,尽管我知道他有很严重的问题,但是那是心理医生的工作,我还不想浪费时间,我能做的就是不要让他在这样寒冷的夜里出什么事情。

吃完饭,他说:“谢谢。”这是我们面对面坐了半个小时的第一句话。我笑笑说:“睡吧。”我跟我走进卧室。我只有一张床,我收拾好之后准备去客厅睡,他说:“咱们挤着睡吧,塌实。”其实说实在的我不喜欢睡沙发的,腰疼睡醒的时候。正好就留下了。

“大哥,你姓什么啊?”这孩子还算是有礼貌。“我姓张,你叫我张枫就可以了。”我们黑夜里背着背说话。我忽然想起他还没有吃药,万一生病了怎么办,我坐起来打开灯,一溜烟的冲进客厅,把药和水端到他的面前,喂他吃下,才算心安了。

“大哥,你可以叫我小飞。”他戳戳我的后背,我转过来,他俯到我的肩上,我把他抱进怀里,我知道他的眼睛在湿润。这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啊,也许是他太累了,安然的在我的怀里睡了,剩下了一夜未眠的我。

经过浑浑噩噩的一夜,我早上起床的时候他还在熟睡。我轻轻移开他的头,胳膊有一点酸麻。我侧身的看着他,长长的睫毛,婴儿一般的呼吸,小巧的薄薄的唇。尤物一般睡在我的床上。看看时间已经接近八点了,走到洗手间开始洗刷工作。一边暗笑自己的荒唐,怎么可以就这样把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带回家来?还同床共枕?是不是年纪越大就越博爱了?

来不及过多的盘算,我穿好衣服,走到外面茶几边上给他留下字条:“别到处乱走,我的手机号码***********,我晚上六点回来。”然后回到卧室,看着熟睡的他,情不自禁的俯身在他的额头上印上一吻,心里默念:早安,小东西。匆匆出门钻进出租车扬长而去。

“大张,把你的日程安排给我!”老刘笑嬉嬉的走过来,“呦,眼睛都红了,昨儿干吗去了?”老刘不怀好意的笑闹。“去去去,给给给,没看我正忙着呢吗?我推开他,心里忽然一阵的茫然:是啊,我昨天干什么去了?不知道那个小东西起床了没有。然后就是一些胡乱的盘算。

晚上下班的时候,亮走过来问我去酒吧。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拒绝了他。“我还有事。”留下一脸狐疑的亮,我飞奔回家了。亮是我大学的同学,我们的感情很好,什么都是成双成对的,称不离陀的。要不是他已经结婚了,肯定有人怀疑我们是同性恋了。毕业之后又展转到了一家公司,所以他是我的铁哥们,我从没爽约,今天是第一次。

推开家门的时候小飞在沙发里看电视,我大大的衬衫在他的身上像一件袍子,露着清晰的锁骨。他见我进来立刻拘谨起来:“大哥,你回来了?”怯生生的站起来。我对他笑笑:“看什么呢?”我晕,动画片。“还是个孩子啊。”我一边盘算,一边解开领带,“走,咱们出去吃饭去。”小飞站早原地踌躇起来,“怎么了?”我问。“我没有衣服,外边很冷吧?”我忽然想起来他是我从外边捡回来的小东西。我找出一些我的衣服,给他套上,虽然不合身。但是总比冻着好。

下楼的时候收到亮的消息:“是不是因为我结婚了,咱们之间就越来越冷淡了?”我给他回了一条“别多想。”然后一脸苦笑,心想这年头,人都疯了似的的敏感。拉着慢慢悠悠的小飞走出家门。

这个家伙吃东西的时候还挺斯文的,不象我胡吃海塞的吃饱了之后,仔细端量他。他为什么会在圣诞夜的晚上穿一件睡袍在冰天雪地里?他为什么一直只字不提他的情况?他为什么那么忧郁?他为什么……?太多的为什么在我的脑袋里盘旋,以至我没有意识到自己直勾勾的看着他,直到他问我:“大哥?你在看什么?”“哦,哦,哦,没什么。呵呵。”我居然慌乱起来,我还是等他主动的和我说答案吧。

北京的冬天风很大,我们回来的路上,小飞像个小鹿一样躲在我的身后,让我为他抵挡寒风。我很乐意这样的相处方式,这样的相处方式让我想到没有结婚之前的亮,我也经常这样帮助他阻挡一切他不喜欢的事情。还依稀记得他总是要我背他在操场上跑步,然后伏在我的背上轻声的叫我:“大树!”。

过十字路口的时候,一辆小奥拓呼啸着从我们身边经过,我本能的回身把正在后面拉着我衣襟走路的小飞揽进怀里,愣在了路的中央。

夜里小飞依旧躺在我的怀里,我依稀能看见他湿润的眼眶。也许没有经历的人是不会明白一个无助的小孩子默默的委曲在你怀里流泪的感觉,我的心有一种阵痛。轻轻的坐起来,点了支烟,小飞醒了,“哥,我让你不开心了吗?”“没有,看你说的。”“那就别吸烟了,”他伸出手来,掐掉了我的香烟。我只得依他。“哥,你的怀里好暖和。”“恩,睡吧。”我吻他的额头。他轻轻的把头埋在我的胸口:“哥,你是个好人。”我要思索的是太多却又完全的没有头绪,脑袋一沉,就睡去了。

早上我正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9:30分了,反正已经迟到了,就没有在去上班的勇气了,随便的编造一个生病的理由,我开始享受这宁静的早上,我旁边的小飞已经起床了,在客厅里笑容可拘的等着我吃他为我准备的面包、牛奶。我忽然间心里一阵的激动,恍惚之间觉得自己盼望的生活就是在阳光灿烂的早上享受空气的清香,一边刷牙一边说:“早啊,BABY!”。小飞一直在我面前目不转睛的看我吃东西,一脸阳光的对我说:“哥,你吃东西的样子,像我爸爸!”我伸手轻轻咣他的头一掌:“你小子!”他飞快的躲开了,我吒着胳膊追进了卧室,一边追一边狂叫:“小红豆,把门打开!”屋子里面是他咯咯的笑声,听到他笑,真好!

傍晚的时候接到亮的电话“我去看看你。”我说“不必了”他开始任性起来,“我就去!”我只得依他。大约半小时之后门铃响了。

我打开门-是亮,手里拎了很多吃的。他显得很兴奋:“为什么没上班啊?”他急冲冲的进来,一眼看见了正在看动画片的小飞,他怔住了。“哦——啊,这个是我的表弟,小飞,”我慌忙的介绍,小飞也怔怔的看着亮,“小飞这个是我的同事,你叫亮哥吧。”小飞喃喃了一句:“亮哥。”亮也寒暄的一笑。在这样的空间里,每个人的精神都很空洞。

其实我不是很喜欢在外边吃饭。但是在家里吃饭又要做,又要洗,着实很麻烦。但亮是家居男人,要在往常,他一定在我家大做特做一桌好吃的。只是他从来不会拗着我的意思。我选择了一家川菜馆来解决今天晚上三个人的肚皮问题。也许是很久没有和我一起吃饭了,亮在前前后后的张罗着。小飞很安静的坐在我的旁边,等待着我的安排。我知道他不喜欢吃辣的,就帮他点了几个清淡的。亮还点了几瓶酒。

泡沫在酒杯里翻腾。亮颇有礼貌的对小飞说:“来,小弟弟,给你只鸡腿。”一只肥肥大大的鸡腿降落到小飞的碗里。小飞动也没动,我知道他不喜欢吃。就笑呵呵的夹到我的碗里,一边的笑闹亮对我不够意思,偏心。“呦——”亮拖长了声音“我又不是给你的,你这么上赶着干什么呀?来,弟弟,陪哥哥喝酒!”话还没有说完,酒已经兑到小飞的可乐里了。

“亮,他不会喝酒,你被瞎闹!”我有点急了。亮的兴致很高,一把把我扒拉到一边去了,“来呀,弟弟。”小飞静静的看着有点挑衅似的两亮,咬着下嘴唇。我知道这里面的厉害,冲上去抢小飞的杯子,突然小飞抓起杯子,里面橙色的液体飞射而出,整整齐齐的散落在亮的前心。气氛嘎然而止。小飞愤然离开,头也不回的飞奔出去。我知道亮的祸闯大了。

门前是一条熙熙攘攘的大街,我看到小飞的时候他已经穿梭在车流之中了。这个家伙是不要命了,我也冲了进去,后面是亮几近挣扎的呼叫声。我冲到小飞的身边,抓住他的肩膀,狠狠的训斥他:“你不想活了?要我也陪你死是不是?为什么每次你都是那么奇怪?难道不能让我省心吗?”我们阻碍了交通,后面的车在鸣笛警示我们。亮也在那边嘶号,我方才回过神来,恶狠狠的瞪了小飞一眼,“你给我出来!”

亮也冲过来:“怎么样?有没有伤到?”不过他的眼睛只在我身上打转而已。我和亮说:“没事,你别介意,这个孩子不懂事,你看弄的你衣服脏兮兮的…。”亮宽大的说:“没事,小孩子嘛,呵呵,以后不要调皮了。我一会去你家洗澡吧,完了收拾一下…。”

莫非他要住在我家,“今天已经不早了,艾洁还在家等你呢吧,早点回去吧。”尽管我知道这个理由不充分,但是我还是要把这对冤家拆开,小飞排斥的眼神告诉我,要想三个人平静的度过今晚,那是不可能的。

亮没有想到我的拒绝如此委婉且决绝,他愣住了,似哭似笑的表情我实在看不懂。

“我——”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我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把他塞了进去。他赶忙的摇下车窗,我俯身告诉他要小心,他笑了笑说:“知道。”

我此刻的心情不在这里,今晚,我必须好好审判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家伙!

我温文尔雅的态度一直保持到进门之后。

但是我的理智告诉我:今天晚上我必须给自己一个交代!小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孩子?为什么我这样义无返顾的迁就他!如果我没有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那么我将无法说服自己,继续收留这个我几乎一无所知的小飞。

我板着脸看着换好衣服的小飞,他闪烁的眼睛似乎知道将会发生什么。此刻的他显得很坚强,把胸脯挺了挺站在我的面前,

来源:上海同志Mollis整理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上海同志Mollis推荐版面:同志文学 】【男色】【品位男人】【同志情感】【同志风尚】【男色汇】【性感容颜
     


    本人擅长急刹

    24岁后GAY应该明白的道理

    盘点同志圈最傻的十个问题

    Gay网友讲述聊天室约人见面遭敲诈

    舞男

    陈势安露翘臀晒筋肉床上写真火爆

    同志老了以后怎么办

    再见了,旭

     


    台湾男孩在一万英尺高空向澳洲男

    也许过了今夜将不再有

    我们的生活

    纯一男孩

    圣诞节的男朋友

    天堂鸟

    我和男友的五个中秋

    我和周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