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广告联系
分享到:
今天是:
聊天室首页上海同志资讯上海同志门户 同志文学 同志时尚周刊上海同志社区 上海同志家园 上海同志交友

交友城市: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河北 广东 黑龙江 江苏 浙江 山东 福建 云南 湖北 湖南 海南 四川 陕西 安徽 辽宁 更多……

最新推荐最新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同志-MOLLIS > 上海同志资讯 > 同志文学小说栏目 > 同志经典小说 > 正文
上海同志
我爱军男


  1    新泡上来的绿茶,他等不及的掺进冷水,一气喝下三杯。他一气喝下三杯这样寡淡的茶水,神色变得从容,舒展的靠着沙发,望着窗外。窗外是过了零点的长街,没有人,只有些晚归的车唰唰开过。他仍长久的看下去,看下去。那专注的样子,仿佛有谁正从这夜里朝他赶来。这自然是没可能的事。但不知不觉,真有什么东西破窗而入,开始蔓延。先还一丝半缕,若有似无。慢慢也变得确切,辨得出那里头的激动、安慰跟茫然。而在这静默与变化之间,有一些话来到嘴边。    他说,其实刚开始,他不爱军男。    他住在城市中心一所大学的家属区。母亲教附中,爷爷和父亲教大学。他在这样的家庭长成,是很有些书卷气的。他笑,嘴角眼里都是温润的光。所以,刚开始,他不爱军男,相反,还有些厌恶。那是从学生时代的几次军训得来的印象,教官们总有些粗脖子、大嗓子的糙。而他更喜欢戴眼镜,说话轻声细语的男生。那么,又是怎么爱上军男的?说起来也就是最近这几年的事。大四那年夏天,他早早做完毕业论文,只等读研。大学来到最后一个学期,大家不免都有些放肆。有的彻夜在外玩乐,天亮才回。有的干脆去旅行或者打工,许久都不见人。他仍算是最乖的,坚持把那可去可不去的一两门选修课念下去,课后还去自习。只晚上才偷个懒,跑回家里过夜。回家都干些什么呢,躲在自己房间,泡在本省的同志聊天室聊天。他新近发现有网站以省份为单位,划分出不同的聊天室,专供同志聊天交友。说是“交友”,绝大多数的结交却跟友谊无关。聊天室里的公开发言,一条追着一条,全是年龄、身高、体重这样指向明确的信息。甚至还有更加露骨的说辞。他看到这些发言的第一反应,他们怎么这样!又想,我绝对不这样。那么又该怎样?当然得先聊上数月,等各方面感觉都对了再见面。他抱着这近乎可笑的念头,开始在聊天室里碰壁。不是说他有些书卷气吗,书卷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除了书中得来的一知半解,性情的柔和,大抵就只剩下天真、固执,缺少常识。聊天室本就是一个泛滥的地方。你要么服从它,要么离开它,很难有别的选择。他却意识不到这些,只管一夜一夜在里头流连。    然而凡事总有例外,又或者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吧,本是没有指望的事情,聊着聊着,竟也给他聊出一个结果来。这个结果就叫“军男”。军男在一座顶偏远的县城做中学政治老师。距离上的遥远首先排除了速战速决的可能。也可能军男本来就只想找人说说话,打发一个无事的夜晚。总之,军男用在聊天室登台亮相的发言是一句古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短短一行字,刚发出来就被铺天盖地的交友信息推出屏幕,却给他及时抓住了。他回复的一句是:夜窗听雨话巴山,又入潇湘水竹间。意思不太对得上,全靠巴山夜雨这几个字搭上些干系。但是,会在聊天室做出对诗这种荒唐事的,除了他俩大概再没有别人。他们喜出望外,也是别无选择,立即开始了一段热烈的交谈。军男介绍自己的情况,自然不是那些阿拉伯数字。他说的是,每天早晨六点,他被早操号催起,先跑步到操场看学生做操,再去食堂吃饭。饭毕,他还喜欢穿过乱哄哄的灶间,到食堂后面的小山呆一会。这时候,天是还刚刚亮开的粉红,树林里薄薄的雾,偶尔传来的几声鸟啼,都是极新鲜的颜色。人搁这样的地方一站,也跟着焕然一新了,有机会你一定来看看。于是,他眼前浮现出一幅色调明快的水彩画,里头站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军男说他做政治老师已经五年,瘦高的个子,戴着无框眼镜。这个人,这个军男,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    与军男的聊天,让他在聊天室度过愉快的一晚。可惜十点刚过,军男就要离开。他急忙约军男明晚再聊。军男却说,只在周末上网。他心头一沉,料定这不过是对方拒绝的托词,便有些负气的抢先下了线。然而下个周末,他刚登陆聊天室就收到一条信息:怎么才来。他不由得一愣,跟着反应过来,居然是军男!经过接连七天的信息轰炸,他早已经忘记这个人。又似乎这七天来,他进出这个聊天室,全为了等他。这不期而遇,显然叫两方面都很欣喜。这欢喜,迅速拉近了他们的距离。头一周他们介绍了各自的工作和学习,这次则更进一步,聊起家庭跟童年。军男老家所在的小镇,明清时期曾是一处著名的年画产地。现在年画自然是衰败了,但自成一格的民居还在。每日由晨到昏,总有游客摩肩接踵的从玲珑小石桥上走过。水乡,石桥,还有画,他们的聊天,替他细细勾勒着军男的清俊模样。十点将至,军男发来“晚安”。他也回上一句晚安。两个人各自离开,都没说下周再见的话,却都知道他们将开始一个周末也不落下的约会。这样的默契正是他喜欢的。    周末再见,他们争相汇报别后一周的长短。军男的中学举办了篮球比赛。他呢,跟同学去看了演唱会。军男如数家珍的说,第一场比赛他们74比58,他个人得37分。第二场比赛61比60险胜,他得28分。他也得意的告诉军男,他原本买的看台票,谁知演唱会上座不足五成,最后坐在内场席位看完表演。他们说着这样的琐事,不厌其烦。但其实,他是有些烦恼的。相比每周日常,他更想知道军男别的一些情况,也就是那些被他视为聊天室窠臼的个人信息。这才多久时间,他竟然就开始觉得聊天室的直接,其实也不失为一种务实。可是怎么说呢,他们的聊天从一开始就忽略了这些话题,还作出不屑一顾的姿态。现在彼此已经熟悉,又怎好再开口打听这些。不止自己开不了口,即使收到对方的暗示都要佯作不知。有一次,军男说学校发秋装,循例发给他大号,穿着竟有些紧,看来得注意饮食了。身高体重的话题眼看就到了嘴边,他却避重就轻的说,那你赶紧减肥。又有一次,他提到为毕业证书拍登记照,不幸给拍成了猪头。军男也不说发来瞧瞧的话,只回了句呵呵。隔着电脑屏幕,连他都察觉到了军男的言不由衷。原来他们都是害羞的人呢。他不由得想,干脆由我采取主动吧。但又迟迟没有行动。犹豫不决中,十点倒抢先到了。军男问,今晚到此为止?他立即回复晚安。军男也祝他好梦。他乖乖退出聊天室,对着空的电脑桌面发了好一会呆。    再下个周末,军男见面头一句话便是,你最近表现很好!他虽然不明就里,也羞红了脸。再三追问军男为什么这样说?军男总算揭晓答案。最近两周,在不是周末的晚上,军男曾用别的网名,偷偷进来聊天室“查岗”。军男说,上周的周二、周三你都在聊天室瞎闹,但是这周你一直不在,所以我才说……军男还在说着什么,他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了。那一句“查岗”令他羞愧得无以复加,也快乐得不能自持。查岗,查谁的岗?他的!谁来查岗?军男来查!他意识到“查岗”的背后,还有一句关键的话眼看又要被军男省略。他必须主动抓住它。他飞快敲打键盘,按下发送键后,才发现回复的是自己的手机号码。良久,其实不过片刻,军男也发来一串数字。这真是他们聊天生涯里最激动的一刻。而交换手机号码也能这样郑重其事,人生之中恐怕也难得几回。    第二天早起,他收到军男在凌晨发来的三条短信,内容全面的自我介绍。他比照军男的短信,也把自己的情况和盘托出。再额外添上一张照片,特意选的那张著名的猪头登记照——似乎是发照片的用心太昭然若揭,所以需要打着开玩笑的幌子。军男回复,这只猪头还不错。他当然也想要军男的照片,借口是看看你的加大号秋装。军男却说,十分钟后教导处见。这

来源:上海同志Mollis整理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上海同志Mollis推荐版面:同志文学 】【男色】【品位男人】【同志情感】【同志风尚】【男色汇】【性感容颜
     


    本人擅长急刹

    24岁后GAY应该明白的道理

    盘点同志圈最傻的十个问题

    Gay网友讲述聊天室约人见面遭敲诈

    舞男

    陈势安露翘臀晒筋肉床上写真火爆

    同志老了以后怎么办

    再见了,旭

     


    我爱军男

    同爱:我的初恋

    八年以候

    卖身

    另类

    我的爱与罪

    十年前的那个直人

    让心自由